春雨后的原野

2021年04月16日 09:45来源:中龙翔建设集团浏览数:

 

来源:中国甘肃网-兰州日报


  高原的春雨并不纯粹,她往往带着冬春两季的印记。一会儿飘雪,一会儿落雨;白天冷雨霏霏,晚间雪花飘飘。像一个身处恋爱季的少女,情感的丰沛远远超出她的驾驭能力,便变得有点儿纷乱杂沓,有点儿喜怒失常,有点儿飘忽难测。人们就在这坏脾气的小姑娘的情绪激流中,波涛起伏,乍暖还寒地被煎熬着、颠簸着,痛苦并欢喜着。

  毕竟天地万物,都在这并不温柔的春雨雪的滋润下活泼泼地生动妩媚起来。

  天上的云朵活起来了,不再如冬云般地板着张死人脸,而是出脱成了漫天奔走的,踩着轻盈舞步的少年。雨停了,风劲吹。不再行雨的云,急匆匆驭风而行,好像是一队队听到集结号的兵士。熙熙攘攘,挨挨挤挤,层叠着,堆拥着,在透明清冽的风中,被棉絮样撕扯着,疾走,飞逝。过去老人们常说:“云走东一场空,云走西雨汲汲,云走南下不完,云走北下到黑”。而这会儿,我站在空旷而沉郁的田野,仰视着青灰色的云浪迅疾地向北奔跑,却不洒落一滴雨点,我不得不怀疑这传承久远的农谚的准确性。但无论怎样,看着头顶青溟溟的原野上,铺天盖地万云奔腾的壮阔景象,那种心境豁然洞开的跳脱旷达,绝非我们在春风里放飞一片纸鸢所能比拟的。云们活了,它们在集结,它们在酝酿着一场更大的未知的行动。

  周匝一围的山峦活起来了,不再一副苦大仇深的惫懒样。黄褐枯槁的旧衣衫悄然褪去,簇新的铁青色的春衫一下子让它变得倜傥挺拔了许多。雨后的山褶层次分明,凹凸有致,如刀刻斧凿一般。远看,似一大屉褶皱匀细,大小不一的包子,随意却有致,堆叠而不杂乱地码放着,有淡淡的雾气拂来绕去,像刚熄火不久的蒸屉散发的残余水汽。山更外的一层,山峰更高亦更远,白雪皑皑,皎洁晶莹,与尚未泛绿却已显苍青的前山,互为倾慕,遥相耸揖,仿佛在进行一场冬与春的神秘庄重的交接仪式。

  宽阔的庄浪河谷活过来了,它们的皮肤不再粗糙皲裂,而是温润如玉,皙皙柔柔。河东,滨河路旁的垂柳闪耀着淡淡的光晕,若一顶一顶蓬松的金丝编织的巨伞,汇聚成行,成垄,蜿蜒着,颇有几分长龙奔腾的威势,顺河湾的迤逦呼啸南去,仿佛宣示着春色的回归,宣泄着一个深冬的郁闷。它们的情致颇似一首唐诗中的七律,美得雅致,美得精巧,美得含蓄,美得惊艳,却也多了几分无法挣脱的韵律的桎梏。河西,依山势而次第相藉的田亩阡陌,无序错杂,野趣恣肆,浑然天成;树木亦然,东埂一棵,西垄一丛,随意,杂乱,无章,百姿千态,风格与河东迥异。

  粗壮的老柳欹斜着身躯,婆娑柔曼的枝条与粗糙黧黑的皮肤形成一种反衬的美艳,金灿灿的光泽闪耀出一圈儿一年里少有的珠光宝气,短短几天后便会被翠嫩的新绿取代。同样五大三粗的小叶杨,则火炬似地在青色的空中燃烧出一树的红晕,是的,是燃烧!因为它一簇簇浓密的穗状花序,全都浸染成了殷殷的紫红色,远远看去,像一团绯红的云,又或是一把淡淡静燃的火炬。金丝灿烂,胭脂旖旎,杨柳的争春斗艳,震撼了整个润湿恬淡的田野山川,让阴霾的天空不再郁闷,让单调的原野瞬间缤纷,让忧郁的心魄刹那澎湃。那田埂坡头,也有星星点点的杏树,绽放出一树一树的娇俏而寂寞的粉嫩。“杏花无处避春愁,也傍野烟发。”杏花原本恣意的野趣,在狂放而磅礴的杨柳前,却也只能是一副楚楚可怜的小家碧玉样,纤柔而娇憨。树木们惊世骇俗的亮相,拉开了高原花团锦簇的春之帷幕。这田野的风情,这草木的张扬,完全是一轴撷自《国风》里的画卷,朴拙、率真、自在、随性,将沃腴原始的春意,原生地、野性地、赤裸地蓬勃呈现,郁郁然渲染开去,熏熏然令万物未饮已醺。

  田地亦活起来了,如繁星、如字行、如虫文的嫩绿,似一行行的五线谱,奏响了田野里春的序曲。而有的田块似乎还愣怔在甫醒的懵懂里,睡眼惺忪地发呆呢。我蹲在田边,小心地用手轻轻地扒开湿软的土层,很快就见到了一簇乱蓬蓬的芽芽,嫩黄柔弱,似一个个伸臂抻拳的婴儿的小手。我赶忙小心翼翼地将土洒上去,深深地自责行为的孟浪。原来它们早就醒了,只是赖在母亲温暖的怀里,撒娇着不愿露头而已,或许它们在等太阳普照的那一刻呢。

  庄浪河活起来了,纤瘦的水流开始变得有点沉厚,发出了中气充沛的低吼;各种的工地活起来了,名为“幸福大道”的施工现场有了机械的轰鸣;道西边簇新的新校园人影幢幢,在做最后的收尾;再西边那条通往河西的城际高铁的桥墩,一墩一墩,林立而来……这儿,那儿,各种的喧嚣、忙碌、扰攘,不断地升高着春的温度,加速着春的转速。

  一场好雨濯尽了万物的尘埃,也洗去了冬日最后的一丝儿慵懒。丰腴的,秾丽的春天正款款然摘掉面纱,亭亭玉立于天地舞台的中央。

  □韩德年

 

 

 

甘肃中龙翔建设工程集团有限公司

Copyright © 2017-2019 www.gszlx.com,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1700394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