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花开了

2021年04月14日 13:59来源:中龙翔建设集团浏览数:

来源:甘肃经济日报

前几天还飘着雪花,一夜春风把日历哗啦啦地翻到了春分,沉睡了一个冬天的花仙子站在蓝天门上一挥手,穿着洁白外衣的杏花一下子就抢了个头彩,纷纷扬扬地飞到了大地上,吆喝着还在美梦中的蜜蜂和蝴蝶,把大河小溪里的冰一层一层融化了精光。小草咋感觉到头顶上热乎乎的,便从黄土深处探出脑袋看个究竟,它仰望着悬在天空里的太阳,猛然间想起又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季节。柳树换了一身绿色的衣服来了个自拍,把美丽的倩影与晨练的俏姑娘一同放到了快手上,微笑着收获了一浪又一浪的红星星。

  我承诺给外孙子买汉堡作为交换条件,拿了他的玩具望远镜,站在十二楼阳台窗口一瞭,山坡上的杏花全都开了,白色的波浪、天空的流云、阴山的积雪混到了一起,咋也分不清哪个是云朵?哪个是花朵?哪个是雪朵?

  我经不住诱惑,搭上了花蝴蝶的私家飞机,向西山而去。

  我一望,漫山的杏树三个一群,两个一伙,大的领着小的,高的拖着低的,有的歪着脖子,有的偏着脑袋,有的耷拉着耳朵,站在峁头上、山坡上、山坳里、涧台上、沟壕里和农家院畔,述说着各自儿酝酿了满满一个冬天的故事。

  我一瞅,怒放的花朵塞满了一个又一个山山峁峁、沟沟岔岔、圪圪崂崂。一树一树的花儿,一朵挨着一朵,一朵靠着一朵,你不让我,我不让你,开得简单,开得自然,开得明快,开得灿烂,开得风雨无阻,开得一往情深。在柔和阳光烘托下,绽放出温馨欢快的色彩,把大半个天都染成了粉白色。

  我细细端详,那朵儿一串串,一簇簇,一丛丛,或正,或侧,或俯,或仰。有的像婴儿粉嘟嘟的帽子顶儿,有的像少女羞答答的半张脸儿,有的像新娘子敞开了的婚纱裙儿。朵朵手挽着手,肩并着肩,站在枝头上向着久违了的伙伴们招手致意!

  蝴蝶醉了,在花蕊中摇摇晃晃。蜜蜂醉了,在花瓣上一动不动。我把耳朵贴近花朵儿,聆听着她那窃窃私语,瞬间就融化了我心中的小河,把春风吹进了我的心脏里。

  我醉了,躺在满眼都是棉花糖的世界里,品尝着一丝丝穿透肺腑的甜蜜,哼着小时候就会唱的儿歌:“等着你回来,看着你回来,一朵一朵花儿开,我在这哒等着你回来……”久久不愿离去。

  我在想,北方漫长的寒冬,草木大都枯萎,而杏树枝条上小小的芽蕾,迎着寒风,耐着寒冷,守着寂寞,拼着气儿,努着劲儿,一天天在长大,一天天在饱满。忽如一夜春风来,她们一下子甩掉了坚硬累赘的外套,乍一看,像天上的云,也像河里的浪,像丰收的棉花,也像山坡上的绵羊。

  我在想,杏花能耐得住数九寒天的摔打,能经得起风雨雪霜的搏击,她不仅仅是一束普普通通的花朵,更像西北大山里的妇女,有着正直高洁的品格,有着坚韧不拔的风骨,有着勤劳质朴的情怀。

  我爱杏花,更爱黄土高坡上默默奉献的无数个奶奶、母亲、妻子和女儿! 

 

甘肃中龙翔建设工程集团有限公司

Copyright © 2017-2019 www.gszlx.com,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17003942号